市民投诉:劣质床垫睡出了病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08-24 12:04     

  11月26日,本报报道了郫县团结镇部分床垫厂家用蓑草、竹丝绒、编织袋内芯生产加工床垫,并用农药做防虫处理一事,引起读者强烈反响。近日,很多市民给本报打电话,称他们使用床垫后感到身体不适,看了本报的报道后,拆开床垫检查,发现与本报记者暗访的情况一样,内芯竟是编织袋、竹瓤压制的硬板等。

  家住成都沙河堡秀水苑的杨先生打电话给本报,称去年买了一床郫县团结镇平安村科星床垫厂生产的“科龙”牌床垫。睡了两个月后,他爱人就感到气紧、胸闷、心累、皮肤发痒,到医院也查不出是什么原因。只说他爱人脖子上的皮肤病是接触性皮炎。看了报道后,他忙将床垫撤下来,并按床垫上提供的号码打电话要求厂家退还,那边却称是私人电话,随即马上挂掉。他随即给销售商打电话,对方却说,这家床垫厂现在没有生产了。

  家住武侯区武青东路的罗女士到本报反映,她今年7月在城南某家私城买了一床“欧尼尔”牌床垫。售货小姐告诉她这是香港名牌,质量上乘。但睡了一个月后,出现咳嗽、喉咙发干、头晕等症状。罗女士一直以为是自己热重,买了很多清热化痰的药吃,均不管用。看了本报的报道后,她怀疑床垫是造成她身体不适的罪魁祸首,于是拆开床垫面料一看,发现床垫内芯竟是用编织袋包裹一张竹瓤压制成的硬板填充的。

  昨日,本报记者再次来到郫县团结镇进行暗访发现,生产劣质床垫的厂家都是大门紧闭。据当地群众说,本报报道的当天郫县技术监督局执法大队就对该镇床垫厂进行了全面检查,现在这些床垫厂都非常警惕,他们一般白天不生产,晚上才生产,并且都是大门紧闭,陌生人很难进去。

  根据杨先生提供的地址,记者找到了位于平安村的科星床垫厂。这是一个农家大院,没有厂名,大门紧闭。就在记者从门缝往里打探时,一20多岁的年轻小伙子出来,称自己就是主人,记者表明身份后进入大院。杂乱的院内凌乱地堆放着“科龙”、“新科”、标有香港波斯顿家具(国际)有限公司的“红宝石”三种品牌的床垫和原材料,没有工人。小伙子称,生意不好没有生产。记者问:“这个地方也能生产香港品牌的床垫?”小伙子避而不答。

  在堆放原材料的地方,记者撕开一张椰丝绒压制的硬垫外层椰丝,结果发现里面包裹的全是硬竹篾片。面对记者的询问,小伙子称,这是以前用过的材料,现在已废弃不用了。当问及杨先生打电话要求换床垫一事,小伙子先是称从来没有接到过类似的电话,但随后又表示,他将派人去看看。

  随后,记者暗访了包括生产香港“欧尼尔”品牌的床垫厂在内的另外几家床垫厂发现,这些床垫加工作坊都是家庭手工作坊,生产场地严重的脏、乱、差。门前均没有厂名,但都生产有标明是香港某国际有限公司和香港地址的床垫。并与科星床垫厂一样生产至少两个以上品牌的床垫。

  近日,记者在成都几家大型家私商城发现,有很多的床垫取的名字都沾点洋气,一律打上“香港××公司”,以及香港地名和电话,没有详细的本地厂址。询问销售人员,他们均称,这些床垫是代理香港的品牌,并非直接从香港进的货,生产厂家在内地。当记者询问厂家在什么地方时,销售人员都不愿透露厂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