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了公众骗央视一转身把央视卖了!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08-16 22:00     

  被人撕掉面具的场面,何思云是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因为这几年,她就靠这个活着和营销。

  这就是一直以来何思云打的被迫害牌。并且相当有用,不但收割了一大堆流量和打赏,也利用网友泛滥的同情心,有滋有味地卖起了螺蛳粉,于是财源滚滚,30岁年龄就有车有房有滋味。这日子,过得比思旺镇的小学老师的生活水平,那可不是高一个档次。

  其实关于上面所谓迫害的两点,官方早就发表声明与事实不符合,包括中国新闻网、央视网、环球网等多家主流媒体均作出报道。但在各路媒体不知疲倦的狂带节奏下,一位正义的遭受迫害的中国现代版“熔炉”就那么诞生了。

  不知何故,时隔4年,这位广西平南女教师何思云,却重新网上引发热议,但这次与第一次不一样的是:网友们毫不客气撕掉了她这幅悲情的面具。持伪教师资格证,难道自己心里就没点数吗?还能理直气壮气壮地连续“舆论碰瓷”四年之久?是谁给了她的勇气?

  面对网友在她微博的一连串拷问,何思云避而不谈假证的问题,却“甩锅”平南教育局,攻击是教育局官员导致她今天的处境,以此转移网友视线。现在又打起悲情牌,把4年前央视采访的视频重新发出来炒作,真实的目的就是推销她的螺蛳粉。然而,现实很打脸,靠“舆论碰瓷”也卖不了多少螺蛳粉,近日还遭大量退货。那她为什么还执迷不误呢?因为她掉进了“公知圈”、“女权圈”的信息茧房!

  什么是“信息茧房”?信息茧房是指一些人只关注自己喜欢的信息,只混自己喜欢的圈子,只找与自己有相同眼界和价值观的人沟通。从而,将自己的对价值的认知困在像“蚕茧”一般的“茧房”中的现象。微博的基本属性是“舆论场”,上面多为公众的评价;而微信的基本属性是“朋友圈”,多为朋友的评价。圈子不同,三观也不同。

  央视在4年前曾经采访过她。今天,在面对全网一片质疑之声的时候,她把这个老视频又搬出来,理由是给她的螺蛳粉买主们:你看,央视都采访我了,央视都说我是受害者。所以,区区广西平南一个小县级教育局的声明,不足以信。这就是何思云的逻辑。

  终于清楚为何连小学教师资格证也考不上的原因了。央视采访,也只是听你的一面之辞,现在却成了你被迫害的证据了?真可谓利用了央视,一转身把央视给卖了!报警和因特岗教师合作期满却未能考到教师资格证而离职,有什么内存联系么?

  央视只是采访过她,视频中绝对多数的内容都是在说性侵儿童,所谓受迫害只不过是何思云的一面之辞,如果说这就是她受迫害的证据,那么同样的是央视,这条帖文又该作为什么证据呢?来,何思云,你来告诉我。

  连个小学教师资格证都考不上,还要靠作假证来糊弄教育局,人家没有追究她的责任,反过来,她污蔑教育局是假证生产地,难道,她那本假证就是教育局发给她的么?

  说教育局自己就是假证生产地,不知道何思云有没有证据的。如果有,为何一直没有发上网来证明自己言之有据?如果没有,这就涉嫌诽谤了,或许,这位前老师意识不到,因为她压根就没有法律意识,尽管她自己说要考律师,就凭这点法律意识,还是先把小学资格证考下来再说吧。如果法考真那么好考,全国人民都是律师了!

  她以为她的遭遇还像4年前蒙骗不明真相的网友和媒体,但事实上,网友并不买账了,且看下面网友评论原文:

  何思云胆子越来越大,什么都敢说了,厉害。啥叫敌人害怕什么我们就发展什么?谁是敌人?谁是我们?教育局自己就是假证生产地,如果没有证据,这就是带有指控性质的造谣了,这是违法行为了。当然了,写这样的文章,有个好处就是可以换来打赏,而且金额不会少。还会给自己的螺蛳粉引流。不知道何思云是精是傻,她这么玩就是自寻死路呀,这样的文章是不可能让它存在的。涸泽而渔,焚林而猎,这两个词如果不懂,急功近利应该懂吧,饮鸩止渴应该明白吧。吃瓜看热闹吧,一个思想和行为偏激的人,会认为全世界都在跟她做对,给她打赏买她螺蛳粉的人除外!何思云这个人已经完全完成了她的身份角色的转变。这个人,有点可惜了。

  对于平南教育局的严正声明,何思云并未就此收手,反而恼羞成怒,亲自上阵写了“平南县教育局死不认错的情况说明”“平南县教育局自己就是假证生产地”主动加上煽情文字进行挑衅,妄称平南教育局和她是平级的。

  何思云事件也是近年来颇为经典的一个舆情案例:同样是多年前的事,同样是媒体的极力炒作,同样是最后图穷匕见,谈到赚钱。

  为了保住教师岗位,何思云先是大打迫害牌。联系记者媒体为她造势。于是“越级报警”“举报反被辞退”的议题设置,在众媒体的集体推波助澜下制造了第一波舆论,而且和以前罗一笑事件、于欢案件、前记者家暴事件等几乎一样,大量网友都信以为真。

  随后为了进一步炒作自己的悲情,同时她说,她为了那些孩子报警,直到今天,家长们没有一个去感谢她的。当地人说,人家家长怎么会感谢她,她带了一帮记者去受害人家里采访,本来周围村里人都不知道,这下好了,全村人都知道被猥亵的小女孩是哪家的了?这种情况,有家长会感谢她么?校长建议她不要带着记者去采访,保护孩子们隐私,她却对记者说,校方要掩盖这件事。

  接下来就到了炒作的关键阶段:营销螺蛳粉微店,其最终为就是了卖货。事实上她这一轮套路还是成功的。

  然而,事实就是事实,真相只有一个。靠媒体和“螺蛳粉”甚至水军们炒作起来的泡沫舆论,总会有一天假象散尽的。对了,说到水军,这条帖把我看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