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轸朱青 因緣負傷共床枕願求 来自Divergent_man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08-23 10:25     

  初见时,他是刚逃过一劫的飞行员,她是孤苦飘零的女学生,揣着一张偶然在枕头下捡到的字条,便踏上前往金陵的路。他们一个在车上彷徨前路,一个在车下潦倒失意,一窗之隔的眼神交会,短暂深刻,似乎已将对方印在了心底。

  他们的相遇像是命中注定,两人偏巧又在新生社遇上。带着一丝自傲又玩世不恭的郭轸多次替她解围。

  只要起飞,无线电里就会传来去世的战友的求救声,战争留给他的阴云从未消散。可是,朱青来了。她说:“你已经尽责了,别人都不敢飞回去。”

  白衫,蓝裙,黑皮鞋,迎着风站在天空下,毫无防备地戳中了他的心。他驾着飞机在金陵女大的校园上盘旋,他对师娘说:“是朱青把我的心拿走了。我在天上飞,我的心就在地上跟着她呢”。

  他的追求从一开始就是狂风一般肆虐的节奏,出手强劲,攻势迅猛,他认定了朱青是他要找的人,便倾注了全部的热情去追求,他的爱情,是敞开心扉,是毫无保留。他从张扬不羁的空军少爷变成了痴情的缠郎,他前所未有的认真起来。

  可女孩的心思总是与男子不同。你一无所有时我愿意跟你,可在见过飞行员夫人日日担惊受怕的日子,我不得不犹豫,如果你是那个不知何时迫降的飞行员,我不能跟你浪迹天涯时我该怎么办,我要有眷村里的女人一般面对未来,面对死亡的勇气。 但也许在朱青决定要跟郭轸去西安时,就说明她已将一颗真心,一辈子托付给了这个男人。她早就拥有了这份坚强。

  在婚礼上,大队长的证婚词没有来得及说完,学生就闯入了基地,在大家都躲避逃命的时刻,只有郭轸高声催促着队长讲最后一句证婚辞。婚礼办不成了,他就带着朱青到学校教堂,拿枪指着牧师的脑袋帮他们完成婚礼誓言,“I’m not afraid to go to hell.I just want to marry her.”

  国共内战开始,飞行员们即将重新飞上天际,一路向北。飞行员的太太们站在机场送别自己的丈夫,脸上带着笑,眼里却藏着泪。

  转身,立正,敬礼,队友们皆已转身离去。郭轸却再次回头,奔向朱青,紧紧地搂住她,只是一言不发,流下两行热泪。却未料到,此经一别,即是再见无期。

  郭轸没能从东北回来。朱青一人跑去东北找他,却再也等不到他履行许她去地平线玩的诺言。

  之后辗转逃到台湾,被迫过着茶花女般的生活。她在台上妩媚多姿,顾盼生辉,看着何其薄情。

  副队娘交给她郭轸的箱子,她烧了,在院子里看着那些遗物一件件焚为灰烬。可心里的那个人即使没有物件提醒,也会一辈子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