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20亿美元竞购金可儿中国高瓴瞄上床垫业务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09-17 06:22     

  彭博社消息称,高瓴成为金可儿中国床垫业务的首选竞购方,这笔交易的估值可能超过20亿美元。

  消息称,高瓴和金可儿的谈判已进入高级阶段,最快本周可能宣布信息,并同时透露,高瓴在这一过程中,击败了包括私募股权公司在内的其他竞购者。

  但信息同时指出,这场关于竞购的讨论,仍有推迟或者破裂的可能性。对此,高瓴和目前持有金可儿中国业务的安宏资本,均未予以置评。

  金可儿成立于1898年,俄国第二代移民Samuel Bronstien在美国明尼苏达州的圣保罗市开设了工厂,多年来的核心业务是制造床垫。与它诞生于同时期的另一个床垫品牌席梦思,在国人心目中则更具知名度。

  不同于不少国外床垫品牌以创始人名称命名的习惯,金可儿(King Koil)的名字引申于“King of Coil”,Coil有线圈、弹簧之意。很明显,在现在很多软体家居品牌强调乳胶、智能等材质和功能不同,金可儿的专长仍是弹簧床垫。

  金可儿中国在2000年成立并进入中国市场,走高端床垫路线,目前香港创海国际持有公司100%股权。但在过去20年,多家资本机构曾经先后竞购金可儿。2014年,中信资本通过战略投资获得金可儿中国控股权,仅2年之后,中信资本就将控股权转让给了安宏资本。

  由于金可儿中国是非上市公司,双方并未公布这笔股权转让的交易对价。同时,安宏资本早在2012年就以30亿美元的对价,成为美国另一大床垫巨头舒达-席梦思的股东。因此,在2018年,金可儿中国还与舒达中国进行战略合作。在此之后,不少中国消费者看可以在很多家居卖场,同时看到舒达-席梦思和金可儿的身影。

  信息显示,到去年9月,金可儿在中国200多个城市有800多家零售门店,另外在中国星级酒店中,有较高的市场占有率。

  尽管安宏资本手握美国两大最为知名的床垫品牌,但它也有自己的麻烦,尤其是在2020年,受到疫情对多国市场的销售影响,以及由安宏资本牵头的杠杆收购,使得舒达-席梦思背负了高达23亿美元的巨债,损失惨重。

  这也就不难理解,安宏资本转让金可儿的可能性。另一方面,高瓴近年来对多家家居企业、平台的投资,也显现出它对家居行业的兴趣。

  早在2017年,高瓴资本就曾以8亿元对价收购了公牛集团1206万股股权,并成为公牛上市前的唯一机构投资者。随着公牛集团成为“插座一哥”,高瓴也获得了高额回报。

  随后,高瓴先后投资了全空间云设计软件平台酷乐家、数字建筑平台服务商广联达、装配式内装软件提供商秒象科技等多个家居、家装平台。此次参与竞购金可儿,可以看出高瓴资本对家居行业的关注,除了创业型科技企业、电器企业,也开始延伸到传统家居用品行业。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国内软体家居行业发展迅猛,同时也颇受资本市场的青睐。敏华控股,顾家家居、喜临门等已经上市的本土软体家居企业也逐渐发展成为行业头部。

  就在近期,同为床垫品牌的慕思寝具,也向深交所提交了招股书,计划募资近19亿元。另一家中高端软体家居企业远超智慧(CBD家居),也在上月提交了IPO申请。

  有市场人士指出,随着家居行业竞争日趋激烈,头部效应越发明显,只有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进行扩张,才有占据市场的优势。由于大部分今年内提交IPO的企业,至少从去年就开始启动上市进程,而去年家居企业相对宽松的上市准入,也是给后来者看到了机遇。

  尽管金可儿中国在国内的星级酒店床垫业务上占据了半壁江山,但是在大众消费市场,走高端路线的金可儿,其知名度和市场接受度,仍低于“老乡”席梦思。同时,相较于国内软体家居除了床垫,还会有沙发、床品等综合品类,金可儿的产品类型相对单一,难以满足当下中国消费者希望“在同一门店解决所有问题”的消费习惯。

  另外,强调高端的金可儿中国,今年3月在家具产品质量监督抽查中,被检测出甲醛释放量超标,因此引发了国内市场对于该品牌的质量质疑。

  由于该笔收购还未正式公布,因此高瓴是否能够顺利进驻金可儿中国,目前还具有不确定性。如果高瓴成功竞购金可儿中国,对于这家老牌床垫品牌,未来在中国市场的策略是否会发生变化,现在还是未知数。超20亿美元竞购金可儿中国,高瓴瞄上床垫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