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思股份被举报 上市添变数 两千多的床垫何以卖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10-03 07:53     

  自今年6月22日慕思健康睡眠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慕思股份”)向深交所主板递交了招股书,截至目前已有3个月时间,但该公司的发行申请仍未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近期,慕思床垫前经销商实名举报慕思股份IPO数据造假、存在偷税漏税行为等事项,以及公司的合规争议等,均可能对慕思股份的IPO进程造成影响。

  湖北襄阳慕思股份前经销商郑刚,近期在网络上公开举报慕思股份IPO数据造假、存在偷税漏税等行为。郑刚日前在接受红星资本局采访时表示,举报的内容都是真实情况,并且他已经向多个有关部门实名举报慕思股份。

  郑刚曾连续代理慕思床垫长达13年,自称“与慕思同生死共患难了十多年”。据他介绍,慕思股份逼迫经销商提前压货,也就是帮公司“刷业绩”,以虚增经营收入和利润,存在严重欺骗,并且涉嫌IPO数据造假。

  郑刚表示,2020年10月,慕思股份因上市需要,不顾疫情影响市场行情,也不顾经销商的经济承受能力,强迫自己再开一家面积达2000平米的新店。由于他无力满足公司的要求,慕思公司以莫须有的理由终止了其代理权,自己在当地培植了十多年的市场被迫拱手相让。

  与此同时,郑刚还实名举报慕思股份并不是一家遵纪守法的企业,在经营中涉嫌巨额偷税。郑刚称,在自己代理襄阳市场的13年里,累计向公司进货3000多万元,其中绝大部分款项,慕思公司都未开具增值税发票。“我每次要求公司开票给我,公司都回复称‘开不了票’”。

  郑刚表示,13年的时间里,慕思公司前后只开具了100多万元的增值税发票。“如果慕思公司的这一行为涉嫌偷税,按增值税发票税率计,慕思公司这些年来在我这个经销商身上偷税就有300多万元。”

  由于慕思股份在全国有一千多家经销商,郑刚以自身情况为依据推算,十多年来慕思股份偷税可能高达数十亿元。但郑刚表示,这只是自己的大致估算,具体金额还有待有关部门介入调查后确认。在实名举报后,郑刚表示自己受到了一定压力甚至威胁。

  除经销商郑刚之外,来自新疆的慕思床垫经销商李先生也向红星资本局证实,慕思股份确实存在不向经销商开票的情况,涉及销售额数百万元。

  由于经销商的实名举报,涉及慕思股份为上市“刷业绩”逼迫经销商囤货,同时涉嫌偷税漏税且金额巨大,这在其IPO进程中可谓严重硬伤。如果有关部门介入调查,慕思股份IPO进程或受影响。

  如果坐实偷税漏税,慕思股份还将面临巨额罚款并追究刑责。《刑法》第201条对“逃税罪”作出规定,纳税人采取欺骗、隐瞒手段进行虚假纳税申报或者不申报,逃避缴纳税款数额较大并且占应纳税额百分之十以上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数额巨大并且占应纳税额百分之三十以上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慕思股份对于经销商的举报也进行了澄清,主要内容包括:一是偷税漏税不属实,公司合规经营、依法纳税;二是某经销商违规操作后公司解除其代理权,之后对公司进行造谣及诽谤;三是公司虚假业绩不属实,招股书中披露的收入等信息内容真实。

  在招股书中,慕思股份表示:“报告期内,公司依法纳税,不存在因严重违反税收方面法律、行政法规而受到处罚的情形。”

  此外,慕思股份还被指针对经销商经常有“霸王罚款”。一份9月27日致慕思全国经销商的通告显示,江苏常州经销商包某,因跨区销售慕思品牌床架、床垫、排骨架各一张,床头柜两个到宜兴市,涉及金额3万余元。公司认定包某违反经销商经营公约,严重扰乱市场,按单值6倍重罚包某合计18万余元,用于补偿利益受损经销商。该通告一度引发争议,市场人士认为慕思股份处罚经销商过于随意,受罚经销商挣的钱还没有罚款多。

  红星资本局此前报道指出,12名股东“突击入股”当上慕思股份股东,部分与红星美凯龙(601828.SH)、居然之家(000785.SH)、欧派家居(603833.SH)存在关联关系,其中也是公司第一大客户,这也存在明显的合规风险,同时引发滋生利益输送的潜在可能。

  事实上双方基于战略合作关系,慕思股份已经为提供了较大幅度的优惠,导致自身的毛利率被压低。招股书显示,2020年公司直供欧派家居的产品毛利率只有23.35%,而其他普通客户的毛利率则达到59.98%。此外,公司还给予欧派家居更长的结款期,导致2020年仅对欧派家居的应收账款就有1500万元。

  慕思股份则辩称,公司与欧派家居不存在利益输送情形,虽然对欧派销售产品毛利率对比其他客户较低,但仍有盈利,让利换销量,商业逻辑合理。

  从慕思股份产品价格来看,慕思床垫多数产品位于5000元以上价格,高端、超高端产品占比显著高于其他国产品牌。

  红星资本局实地走访家居市场发现,慕思床垫往往与进口品牌摆在同一区域,标价昂贵,超过万元甚至数万元的床垫也不在少数。在天猫、京东旗舰店上,卖得最好的慕思床垫普遍售价七八千元。

  然而,慕思床垫真的能值这么多钱吗?其实际售价可能会让很多消费者吃惊。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慕思股份床垫产品的平均售价分别为2464.82元/张、2419.93元/张和2102.6元/张。这样较低的“平均售价”与慕思床垫市场高档、奢侈的价格形成了巨大反差,即使考虑到部分低端产品拉低了“均价”,慕思床垫也被指销售定价过于虚高。

  那么,中间巨大的差价去哪儿了?招股书显示,慕思股份最近三年销售费用分别为9.79亿元、12.09亿元和11.05亿元,销售费用率分别为30.73%、31.32%和24.82%,远超行业可比公司。最近三年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如喜临门(603008.SH)、梦百合(603313.SH)、顾家家居(603816.SH)的销售费用率平均值分别为18.34%、17.22%及16.44%。

  而在销售费用当中,慕思股份报告期内的广告费分别为3.45亿元、4.45亿元和3.96亿,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10.9%、11.67%和8.96%,而行业可比公司均不到5%。这也意味着,慕思股份的“广告轰炸”模式耗费了太多的钱,导致公司销售费用规模和占比均较高。当然,最终这些成本都加到了终端价格上,让消费者来买单。

  除此之外,有不少消费者投诉慕思床垫存在质量问题。上述新疆经销商告诉红星资本局,销售给顾客的慕思床垫,因为刺激性异味太大,实在让顾客难以接受,他不得不先后3次给顾客更换床垫。

  在黑猫投诉网上,也有不少投诉涉及慕思床垫、床架等寝具存在刺激性气味、甲醛超标、塌陷以及各种质量问题。

  慕思股份递交招股书至今已有3个月,但发行申请仍未上会,且原因未知。国元证券近期发布对慕思股份的深度报告指出,虽然慕思床垫在国内市场销售排名第一,但慕思股份的“IPO项目进度不及预期”,这或许与公司近期面临的举报事项、合规风险争议等不无关系。